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贗太子 > 第七百六十九章 大仇可報了

贗太子由筆趣閣(m.xiaoshuo240.cn)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這樣好聽的話,這樣吉祥的預言,余府的人自然愛聽,不是外面已有人聽到這話就去稟報,他也想去向老爺夫人報喜,肯定會有賞錢。
惠道真人沒停下,說完余律,就又看向張勝。
“張公子,你要是能中舉,去京也是必中,要這次不中舉,就失了小半的運道,必須遲得一二科,到時是什么情況,就未必了。”
這就是在提點了,趕緊抓緊時間學習,爭取這次舉人一考就中。
張勝聽了,面上一喜,又有些壓力,同時也有些不明白,為何自己這次中舉,進京就能中進士?
這二者之間,有什么聯系?
還是說,自己的運氣,與余律扯在了一起?又或者……張勝不知想到了什么,臉上表情變幻。
惠道真人說完了張勝,又看向方惜。
“方惜,方公子,你雖才學大進,本來這科也未必中,但現在不一樣,如果明年上京,必可中。”
“這個……真人,我能問問,為何會這樣嗎?”方惜問。
惠道真人搖搖頭:“老道我只能說這些。”
明白了,天機不可泄露,對吧?
方惜似懂非懂,但也知道,自己問了也白問,索性就不問了。
畢竟,惠道真人說他們三個,都是說好事,這好事嘛,就算不知道是因什么原因出現,也不會讓人焦慮,更無須提前知道來規避,好事真來了,或到那時,自然而然就知道為什么會有運氣。
惠道真人又說:“你爹方文韶,聽說是不想考了?”
這事惠道真人知道,方惜也不奇怪。
他爹方文韶在府縣也是有些名聲,舉人也當了多年,這次沒考中,肯定會有人議論,方惜就答:“是,上次回京,我爹就說不考了。”
惠道真人就說:“你回去對你爹說,這次再去,必可中,雖是低低中了,但也可完成他的平生之愿,以后官途大開……要是錯過這次機會,就是自斷官途之路,再不會有機會了。”
“真的么?”方惜聽到這話,簡直比剛才聽說自己會中還要驚喜,站起來追問:“真人,此事當真?”
“當真。”惠道真人說。
余律在一旁聽著,越發覺得惠道真人這次半夜過來,特意來說這一番話,是有著深意了。
他朝著旁看一眼,發現剛才奉茶的小廝還在站著,但門口卻少了個人。
細一想,就知道那人必聽到了這好消息,跑去稟報父母去了。
果然,又過了一會,就聽到腳步聲由遠及近,余老爺攜夫人從外面走入,沖著惠道真人就是一禮,熱情說著:“真人前來,今日真是蓬門生輝。”
等重新賓主落座,還親自擺好點心,余老爺按捺住心情,就問:“剛才您與犬子所說的話,我已聽說了,可是當真?入京真的必中,且可能是一甲?”
惠道真人莞爾一笑:“貧道雖是山野之人,也有些薄名,卻是不敢在鄉里胡說的,這事是真。”
哎呀,這可真就是大喜事了,這對夫妻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臉上的喜悅。
“不是懷疑真人,不是懷疑真人的話。”余老爺心中一喜,站起來連聲道歉,與年輕人對惠道真人只是一般相信不同,附近府縣凡是上了年紀,對桐山觀就越發敬畏。
因知道的事情多一些,知道當年桐山觀在前朝甚至壟斷本府道紀司的職位,這可是九品官身。
據說前代掌觀真人,在本朝開國時也立下赫赫大功,可惜后來病死。
因此對惠道真人這樣真人,也更敬畏有加,現在從惠道真人口中聽到這樣肯聽的話,焉能不樂?
但高興歸高興,惠道真人半夜過來告之這個消息,也讓這對夫妻覺得,或會有別的什么要求。
余老爺就說:“真人前來告訴,我等感激不盡,就不知,可否有我等能幫到真人的地方?”
這就是委婉的詢問惠道真人有什么要求了。
惠道真人一笑起身,看了看天色,說:“我只是突然之間心血來潮,因此冒昧拜訪,哪有什么要求,時辰不早了,沒有說完的地方,留著日后談吧!”
惠道真人態度溫和,說也奇怪,就有使人不得不敬之處,余老爺不敢挽留,微一俯身,說:“真人事多,不敢多留,這是我家一點孝敬。”
說著,一張銀票遞給惠道真人,惠道真人看了是張五十兩銀票,只是一笑,也就收了,告辭而出。
余老爺心中略一安,卻有了想法,說著:“律兒,你送送真人。”
此刻已入夜,剛才的雨絲早就沒有了,風還微微帶著熱,余律送著兩人出去,一時都沒有說話。
“真人。”余律暗中看了看惠道真人,說:“別人不知道,我是舉人,在府學省學都學過禮制。”
“科舉是朝廷掄才大典,就算是國公、郡王、親王,也難以干預吧?”
夜里看不出惠道真人神色,聽聲音是笑著漫步而行:“說的不錯,你了解的對,科舉是朝廷掄才大典,就算是國公、郡王、親王也難以干預。”
“前次一位國公,想給自己的一個門下打個招呼,結果被皇上知道,革了一年俸,而這門生被剝了功名,終身不得再考——這還是輕輕處置了。”
“那為什么?”
“天數變化,哪能盡知,有時禍福前來,并無預兆。”惠道真人含糊的一笑,頓了一下,又說:“當然,所謂的沒有預兆,只是你看不徹。”
“要是事后去看,必能找出原因,這就是稍微的早知三日事,富貴一百年。”
“可惜的是我們都是凡人,不僅僅不知道,知道也不能說……”
余律低頭思忖著這些活,良久透出一口氣:“您這樣說,學生就無法問了,只是真人您前來通報,恩惠甚大,我怎么還你呢?”
這樣說如果是真,自己還罷了,本就想去上京趕考,而張勝、方惜、甚至方文韶就不一樣了。
錯過了,就可能有許多變數。
三人二年同學,情誼漸漸深厚,卻不能不問。
這時,已經到了門口了,惠道真人倒也不矯情,直接說:“不求別的,老道只希望,若到時老道所說都應驗了,只想被引見一二即可。”
“引見一二即可?”余律聽了,只略一沉吟,就笑著:“這個自然。”
一陣風掠過,惠道真人聽了,稽首告辭,心中不由默念。
師父,你在天之靈,聽見了么?我本按照你的指示,把天機術埋沒,可現在天機大改,你的仇終于可以報了。..

筆趣閣(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贗太子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xiaoshuo240.cn

福建31选7第1210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