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美女總裁的超級女婿 > 第289章 口吐珍珠

美女總裁的超級女婿由筆趣閣(m.xiaoshuo240.cn)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狼牙!”
    柳海豹無比犀利地道出了這兩個字。
    “狼的牙?”
    其實陸平早就看出來了,這確實是狼嘴里最鋒利的那顆牙齒。
    “這只是字面上的理解,它蘊藏著神圣而豐富的含義。”柳海豹繼續認真地端詳著這顆狼牙飾物,臉上的榮耀感更勝一籌:“在華夏,有一支神秘的特種部隊,叫做狼牙特戰隊。他們個個身懷絕技,難遇敵手,他們信奉的是狼的精神,因此每個人從一入隊,就會發放這樣一顆狼牙掛在身上。”
    陸平強調道:“據我所知,狼牙只是和電視劇里虛構出來的一個部隊吧,現實中根本沒有這個番號。難道你這顆狼牙,是沖作者,或者編劇要的?”
    “孤陋寡聞,誰說沒有啊?”柳海豹急切地道:“華夏確實是有狼牙,這不是虛構!只不過這支部隊太厲害了,他的番號還有他的一切,都是保密的。你們這些普通人,又有什么資格知道它的存在?”
    陸平反問:“那你的這顆牙又能說明什么?”
    柳海豹道:“實話告訴你,我曾經被聘請到狼牙特種大隊,幫助他們完善個人實戰訓練應用體系,這顆狼牙是他們贈送給我的……紀念品。”
    陸平又問:“噢,那又怎么了?”
    柳海豹憤然地說道:“你品!你細品!”
    “難道是他們知道你快要到換牙期了,提前給你準備好的替代品?”陸平笑了一下,說道:“柳教練,你可真會故弄玄虛。剛才還說會嚇死這個嚇死那個的,就這么一顆牙齒能嚇死誰啊?這東西扔了算了,真不建議你再在人前佩帶。拿這玩意兒出來嚇唬人,真的沒有人會害怕。不騙你。”
    嗯?柳海豹一臉懵逼。
    這特么的是什么情況啊?
    但凡誰聽了這顆狼牙的出處,都會一臉震驚和膜拜。
    這是什么?這單純的是一顆牙齒嗎?
    這是一種榮耀!
    這是一種至尊無上的身份!
    “看來……你還是沒明白我的意思。”柳海豹有些不甘心,干脆就給自己充當起了解說員,氣血上涌地說道:“像狼牙這種傳奇特種部隊,你以為隨便哪個人都能過去跟他們一起探討實戰應用嗎?我告訴你說,有資格去的,都是在實戰領域取得過一定成績的散打王。不然人家叫你去干嘛呀?”
    陸平煞有介事地點了點頭:“噢,你早這么說我不就明白了嗎?”
    柳海豹頓時有一種蹲了半天終于拉出屎來的快感,臉上洋溢出一陣特殊的盛氣:“你好歹明白了,跟你講話真特么費勁。”
    “所以,你是那狼牙部隊請過去當陪練的?在里面沒少挨揍吧?”陸平問道。
    柳海豹臉色刷地又黑沉了下來,有些氣急敗壞地強調道:“陪練,什么JB陪練!教,教,教!他們聘請我過去,是去教他們散打的,實戰的,我是他們的特聘教官,老師。這下明白了吧?”
    陸平反問:“那……那你怎么回來了?教的不好,人家不用你了?”
    柳海豹氣的臉色一陣鐵青:“告一段落了,懂不懂?我特么又不是部隊編制,能在人家那部隊里呆一輩子嗎?再說了,費用。費用那么高,我很貴的,他們也不可能用時間太長。你這理解能力……很差勁。”
    其實對方這番話,讓陸平忍不住想起了一個人。
    秦昊天。
    也就是永州大學武術隊總教練。
    陸平記得,當時自己送季蕊回學校時,那個秦昊天的語氣和這柳海豹就差不多,也是口口聲聲聲稱自己曾經給多少個特種部隊教授過實戰技巧,并且還受到了S國護國軍團某團的盛情相邀,聘請他出任實戰指導員。
    起初陸平覺得對方是在吹牛逼,結果人家秦昊天直接把邀請函亮了出來。
    事實證明確有其事。
    直到陸平給小辣椒打去電話,將這位秦昊天解聘掉。
    可憐人家那秦大教練到現在還沒弄明白,S國護國軍團怎么會突然變卦呢?
    但眼下,陸平又遇到了一個類似于秦昊天式的人物。
    只不過,秦昊天是拿一個邀請函顯擺。
    這位柳海豹柳教練,則是拿著一顆狼的牙顯擺。
    笑屋及烏地,陸平就將異曲同工的二人,聯系到了一起,并且對柳海豹說道:“我記起一個……前輩,他跟你很像。那人叫秦昊天,在大學里任職。他也曾經在一些特種部隊教過東西。你……認識他?”
    “什么?秦昊天?”柳海豹頓時眼前一亮,更是忍不住夸大其詞起來:“認識,何止認識啊!當然,我比他成就要……要稍高一點。怎么,你叫他前輩?哎喲喂,這回你真是撞槍口了,要這么算,你只能算是我徒弟一輩兒了?來來來,快叫師伯,叫師叔也行,跪下來給前輩我磕個頭,讓我打兩巴掌替你師父教訓教訓你……快報上你師父的名號出來吧,說不定你師父都得親自過來替你負荊請罪,瑪德,連他一塊揍!”
    一聽這話。
    全場又是一片沸騰。
    這還沒打架呢,輩分先給論出來了?
    尤其是江遠航,心里甚是激動萬分,看樣子,自己今天這仇肯定能報了。論來論去,這看似很厲害的家伙,竟然是柳海豹的徒弟輩。
    長輩教訓晚輩,那不是輕松加愉快?
    就得往死里打才行!
    “你可真會往自己臉上貼金啊,要不要臉?”陸平一臉無語地說道:“笑話!秦昊天他也配做我陸平的前輩?說的是你啊,他是你的前輩。愛顯擺愛炫耀的前輩。我當時遇見他,就惡心的掉了一地雞皮疙瘩。到你這,好歹有了一點免疫力。不過你比他更不要臉,人家好歹還能拿出一個邀請函來證明自己的實力。你呢?就拿一顆牙在這顯擺上了?還有別的嗎,一塊亮出來讓大家長長見識。不過你今天好像沒那個秦昊天那么幸運,上次是在學校,為了考慮影響,我沒跟他一般見識。但你不一樣,你今天必須要交學費。”
    “越來越有意思了哈,行,也不差這幾分鐘。”柳海豹從口袋里掏出手機來,湊到一角給秦昊天打去了電話。
    實際上,他和秦昊天關系確實不一般。
    “哦哦,我明白了,哈哈……原來是這樣,哈哈……”
    打電話時,柳海豹樂的腸子都快笑斷了。
    結束通話后,他更加得意了。
    “還以為今天碰上了一個硬碴子呢!狗屁!”柳海轉過身來,眉飛色舞地上前一步,鄙夷的目光更加沒有收斂了:“你不會想到,我跟這秦昊天是什么關系吧?我剛才打電話問了,他也確實知道你。哼哼哼哼……”
    陸平反問:“他還記得我?記性不錯啊。”
    柳海豹揚了揚嘴角,冷笑道:“別特么在這裝牛逼了,秦昊天都說了,你就是一個社會小流氓,閑雜青年。你過去調戲人家學校的女同學,被秦昊天撞見了。秦昊天看出來你確實有些底子,就提出要跟你比武解決。結果……我特么剛才聽著聽著就忍不住笑了,結果……結果秦昊天剛活動一下身體,你就被嚇跑了,跑的比兔子都快……”
    “還有這事兒呢?”江遠航更是深受鼓舞,忍不住跟著插上了話。
    柳海豹瞪了他一眼:“你以為呢?你還真把他當高手了?花架子,沒有什么真才實學的……花架子。哈哈,不問不知道,一問嚇一跳。還特么還敢跟我提秦昊天,拿他出來裝逼沒裝成吧?反而引了一身騷?哈哈……”
    圍觀眾人雖然都不認識秦昊天。
    但聽起來就很厲害的樣子。
    大家一致認為,倆人的語言交鋒,已經把彼此的較量,推向了高潮。
    事實已經很明顯了,柳海豹在武力上自然是更勝一籌。
    而且不是一籌。
    是多籌。
    “并非我陸平有意找你麻煩,是你非要自尋煩惱。”陸平突然覺得有些困乏了,便不想再在這里浪費時間,于是強調道:“我今天過來就是來殺雞儆猴的,殺一只也是殺,殺兩只也是殺。”
    柳海豹用大拇指狠狠地戳了一下鼻梁,一臉不屑地冷笑了起來:“在四省自由搏擊大賽第二名面前,紅口白牙,你說這種大話,就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陸平道:“那至少我還有牙,有舌頭,你呢?”
    “我……牙,舌頭,看見了?是不是牙比你的白,舌頭也比你的靈活?”柳海豹張開大嘴展示了一番后,便開始戴上拳擊手套,原地做了幾下專業式跳躍動作,算是活動身體,并激發肌肉活性。
    “你的換牙期到了。”
    陸平沖他笑了一下,便靠上前來。
    柳海豹不解其意,但馬上進入狀態,沉肩的同時,猛地朝陸平腹部頂出一拳。但當他意識到情況不妙想抽身后退的時候,已經晚了。
    那便是猶如從天而降的一個橫勾拳,快如閃電一般擊在了他的右腮上。
    躲不開?
    嗯……根本來不及反應呢!
    這開天辟地的一拳,雖然陸平未用全力。
    但是柳海豹的頭部,卻被打的猛烈地甩了出去,連頸椎都咔嚓了一聲。
    與此同時。
    從他嘴里狂噴出若干顆紅白相間的‘珍珠’。
    那是……牙齒。
    “嘍嘍嘍嘍……啰……”
    一時間,柳海豹嘴里像是著了火一樣,疼、脹、苦、咸各種滋味混雜在一起。
    而且舌頭怎么也疼的厲害呢?
    他摸著嘴上的鮮血,詫異不已。
    “說話太張狂容易濫舌頭,它現在被你踩在腳下了。”陸平沖他提醒了一句。
    啊?柳海豹驚慌失措地撤回一支腳,往下面一看……果然!
    那血糊糊的東西,真是自己的半截舌頭。
    剛才挨那一拳時無意中咬掉了?
    柳海豹頓時如臨地獄。
    這……
    這……
    現場所有人都看傻眼了。
    這可是俱樂部的散打教練柳海豹啊!
    這可是多次在全省搏擊大賽中屢獲大獎的散打王啊!
    他怎么就這么稀里糊涂地,一拳還沒打出去呢,就被對方一拳干懵了個球的了?
    江遠航見此情景,知道陸平斷然更不會輕饒自己了,干脆就準備逃為上策。
    但他豈能逃出陸平的手掌心?
    陸平從背后一把抓住了江遠航的腰帶。
    然后照著他的屁股上,連踢了好幾腳,那是皮開肉綻的節奏。
    “江教練,過去把地上的那些狗牙都給我揀起來。”陸平給江遠航下達了指示。
    江遠航沒敢猶豫,蹲著身子像是揀珍珠一樣,如數家珍地把柳海豹的牙齒,一顆一顆地揀到了手心里,那上面好像還隱隱散發出一陣剩菜剩飯的腥臭味兒,但江遠航現在已經顧不上惡心了。
    揀完后他一臉期待感地望著陸平,聆聽下一步指示。
    陸平說道:“這本來就是人家柳教練的牙,物歸原主。扒開他的嘴,喂他吃下去!”
    這是什么操作?
    那柳海豹緊緊地閉住嘴,那種撕心裂肺的感覺,實在是難過極了。
    江遠航試量著走到柳海豹身邊,面露難色地商量道:“柳教練,配合一下唄,不然……不然咱倆下場還慘……聽他的吧。”
    柳海豹氣急敗壞地哼唧著:“惡撐壘挖杯……惡撐壘挖杯……”
    “說的什么呀,聽不懂。”江遠航急切地說道。
    柳海豹張開嘴,一字一字地往清晰處罵道:“我……聽……尼……瑪……壁……”
    哈啦。
    哈啦啦。
    江遠航很會鉆空子地把那幾顆帶血的牙齒,扔進了他的嘴里。
    扔的很準。
    “嘔……”柳海豹便想吐出來。
    陸平卻如閃電一樣竄了過去,一腳踢中了他的下巴。
    柳海豹下巴一揚,隨著‘咯吱’一聲,便將若干顆牙齒咽進了肚子里。
    “沒別的意思。”陸平望著這一臉羞赧且難過的柳海豹,淡淡地說道:“我只是想告訴你一個道理,瞪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以后再遇見我陸平,就給我把牙齒咬碎了往肚子里咽。你可以恨我,可以看不慣我,但你不可以挑釁我。這次是牙,下次是命。”
    柳海豹失魂般地佇立在那里,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會,會,我們會。我們……我們再也不敢了。”江遠航唯唯諾諾地站在旁邊,像是替柳海豹和自己一塊做了保證。
    陸平上前拍了拍江遠航的肩膀:“把我此行目的給他傳達一下,告訴他,在這個俱樂部里,什么人不允許他去招惹。”
    江遠航信誓旦旦地說道:“我說我說,是……是……是宮教練,是宮教練……”
    “啊……嗚……我要弄……死你!”
    羞赧萬分的柳海豹,心里此起彼伏之間,還是選擇了反抗。
    牙沒了,舌頭掉了一塊,但他一身武藝還在。
    一個旋空劈腿。
    如鍘刀一樣朝陸平身上劈了過來!

筆趣閣(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美女總裁的超級女婿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xiaoshuo240.cn

福建31选7第1210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