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一劍畫天 > 第二百四十八章 第幾類謀士(上)

一劍畫天由筆趣閣(m.xiaoshuo240.cn)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所謂計謀算計,其實有很多層次,在這奪天戰場之中,謀士也有不同的定義。
    有一種謀士,可以把自己的靈氣兵士管好,就已經是萬幸,說不定不小心還有兵士不受指揮,結果被對方抓到機會,直接突破的,這樣其實很少,只是在奪天戰場剛剛開始,謀士們不習慣指揮靈氣兵士的時候才會有。
    然后還有一些謀士,能夠很好的指揮自己手下的兵士,使其完成自己要做的行為。等到完全熟練,前進后攻,存于一心。
    可是這樣的謀士,還只是基礎的,算是合格水平的。
    “再之后就是葉笙寒這種。”付戾已經到了葉笙寒的營帳之外,他在笑,單俊雄卻不笑,因為付戾這種妖怪讓單俊雄都有些害怕,付戾已經超脫了生死,不為輪回只為了幫助月葉州贏人族。
    魂魄越發的破碎他卻還能夠如此開心的笑出來。
    是一種讓同為妖怪的單俊雄都害怕的心態。
    付戾接著說道;“他有智謀,能夠決策,還頗有膽識,加上他深明‘造勢’這個道理。”
    單俊雄奇怪:“造勢?”
    付戾說道:“如果我說你單俊雄超越化龍,成為月葉州返虛之下第一妖怪,你信不信?”
    單俊雄憨憨的道:“那我自然是不信。”
    付戾接著說道:“如果是胡言如此說呢?”
    單俊雄有些拿捏不定:“那或許是胡言小姐說笑。”
    他也對胡言有著一種接近對于神明的敬畏之心,可是如果能夠與神明一親芳澤,也是一種難以拒絕的誘惑,所以單俊雄也是木城之中支持妖祖計劃的妖怪之一。
    尊敬,卻想要褻瀆。
    有的時候,一個念頭實在是很可怕。
    付戾卻并不理會這種稱謂:“那如果是化龍親口說的呢?”
    單俊雄更加遲疑:“除非化龍公子心中又有了什么我老雄不懂的,理解不上去的神機妙算,若是他認為我需要扮演這月葉州第一,我也可以假裝一下。”
    付戾接著說道:“如果是妖祖親口說,你單俊雄比化龍更強,也取代了胡言成為月葉州妖祖之下第一妖,你信不信?”
    單俊雄一聽美的和什么似的,大臉上滿是歡喜,已經不去想還有什么原因促使這件事是假的,然后他轉念一想:“莫非這就是造勢?”
    付戾搖了搖頭:“這叫做謠言,而有目的從謠言才叫造勢。”
    單俊雄還是不懂,可是他知道付戾會解釋。
    “比如我們這么說的目的是為了讓修士全力去暗殺你這個‘一直隱藏在八妖之中,實力極強卻隱忍不發的第一天才’,然后我們這么說,你也相信,你相信了,那些修士自然也就會相信了。”
    單俊雄是個心思很單純的妖怪,聽到付戾如此說,不禁冷
    汗直冒。
    付戾拍了拍單俊雄:“這自然是假的了。”
    單俊雄這才長出了一口氣。
    “而這葉笙寒就會造勢,他的那些戰績,什么以少勝多,以弱勝強,奇謀不斷,我今日一見,就全都不信了。”付戾說這話的時候,很有自信:“他是為了早就一個戰無不勝的形象,而引起某一方的注意。”
    單俊雄說道:“莫非他是個妖怪?是咱們的奸細?所以才會在人族都沒有安定的時候自己帶著一群謀士前來?”
    付戾搖了搖頭:“你想,他之前籍籍無名,我從未聽聞有這樣一個人,怎么可能就一下崛起,連著擊敗數位智者,兵力空前絕后,仿佛那人族之中的一個詞……用兵如神?他手下那些謀士才是他兵士的主體,共同操控,然后使得他用兵無比細致,才有的這偌大名聲,之后為的就是看人族妖怪兩邊,誰的后手多,誰才是笑到最后的那個,待價而沽,先讓自己有了名聲,有了價值,然后兩邊都需要他的時候,他便可以依附那個贏家!”
    所以第三種謀士,就是或者會用陣法,以及會用計謀的謀士,是聰明人,付戾認為葉笙寒便是一個從聰明人。
    而單俊雄認為這些聰明人之間的事情,實在是太過復雜。
    事情倒不是那么復雜。
    葉笙寒手下從來就沒有過什么謀士,那一營帳的人都是葉笙寒派遣手下靈氣兵士找回來的,他對于靈氣兵士的掌控已經到達了一種不可思議的水準,如臂使指,并不是簡單的下達命令,而是真的把它們都變成了自己的一部分,可以四處尋找修士,尤其是謀士修士,都聚集到帳下。
    為的就是要給付戾一種這些都是他兵力源頭的錯覺。
    “他們還沒有走。”姓郭的小子虛弱的說道,他還躺在地上。
    “自然不會走。”葉笙寒說道:“甚至他剛剛口中那些引以為傲的妖怪騎兵,也都潛伏在周圍,如果我們真的喚出兵士,那么它們就會一擁而上,把我們都殺了。”他說這話,卻無比的平靜。
    那些修士無比驚慌。
    葉笙寒接著說道:“諸位,諸位。”他的聲音似乎帶著一股能夠讓所有修士都平復情緒的力量:“我并無其他意思,但是今日我們時日無多,不如聊上一聊。”
    那除卻剛才付戾,最上首修士道:“聊什么?”
    葉笙寒道:“我們可以聊一聊之后此界之事。”
    然后他便口若懸河,滔滔不絕,其內容不外乎是接下來各方勢力如何動向,人妖對壘,如何激烈,而且偏僻入里,似乎已經是真實事情,擺在了眾人眼前。
    只是說到一處,他卻突然不說了。
    所有謀士也似乎都發現,人妖之戰,其實還沒有輸,但是如果按照葉笙寒推
    測的打法,雖然是極其像是可以贏的,卻還在一處差了很多。
    一步錯,步步錯,葉笙寒推測出來的兩邊大戰或許即將以妖族完勝結束,葉笙寒看著眼前這些謀士的表情。
    在座謀士,如果按照付戾的說法,各種層次都有,不過葉笙寒只認為有兩種謀士,比自己厲害的,還有沒有自己厲害的。
    他突然就收住了話頭,有些事情,旁人懂不懂,便就那樣吧。
    他接著說道:“諸位已經聽到此處,我便不再多說,今日這付戾前來,和我們說話,只是為了得到一份助力,所以我眼前只有兩條路,伙同妖族,亦或身死,這樣付戾才會安心。”
    那最被葉笙寒看中的謀士卻突然問道:“不知閣下一日之中有多久是在思索計謀算計?”
    葉笙寒面容一肅,這個問題對他來說似乎很是神圣,并未回答,而是道:“嗯……”
    修士笑了:“莫非經常懈怠?”
    葉笙寒思索一會才說道:“一日數次。”
    修士道:“數次思索?還真是厲害。”
    葉笙寒卻說道:“數次將自己的思緒從計謀之上轉移,比如吃飯如廁,強迫自己把思緒拉回。”
    修士已經愣住。
    所有修士都已經愣住。
    然后那問話的修士才吐了一口氣:“厲害。”
    葉笙寒卻搖了搖頭:“不可妄言,我不如此界一人,我第一次見到將思索計謀當做玩樂之人,此人境界,又高我許多。”
    那人點了點頭:“便是要找這人,才能讓你剛剛講的糟糕局面被打破?”
    葉笙寒卻說了句云里霧里的話:“這推測本身才是局,既然說出,就不是局了。”
    那人突然想到,莫非是葉笙寒所說之人已經解開了剛剛葉笙寒預測到的最壞結果?
    付戾突然吐了口氣:“已經成了。”他笑的很開心,就像是得到了一個玩具的孩子。
    單俊雄不解:“什么成了?”
    付戾說道:“又多了兩張底牌,我并不通計謀,可是我知道實力的強弱才是計謀的基礎,所以我也不需要精于算計。”
    然后他說道:“化龍戰盧不為,其實是盧不為贏了,化龍身體難以動彈,正在緩慢恢復,而盧不為重傷化龍,自己脫力倒地,可是我手下的靈氣兵士就在旁側等待,已經連殺一生和尚,以及盧不為二人,謀士殺武人,便可使之化為己用,有此二人在手,等同又是一個化龍。”
    他的話語平靜無比,卻如同石破天驚。
    因為他身后已經站著兩個低著頭的身影。
    知道這件事的,其實還有兩人。
    老者喃喃的說道:“一共插了四十七刀。”
    唐謙輕聲說道:“不用你說,我自己會數。”他雖然聲音平靜,可是身體卻在顫抖,
    而周圍的法力障壁竟然也在跟著輕顫。
    老者突然說道:“我感覺盧不為人也不錯,所以我其實也蠻生氣,可是我既不會不小心控制不住自己的法力把這障壁弄破一個洞,也不會告訴你這個洞的位置,你更不會恰好在我老頭子睡覺的時候,偷偷向著東北方向三尺高的位置猛地出劍,把小洞變成大洞,然后再自行離開,對吧。”
    唐謙連答應都沒有,手中只有劍柄,卻已經出劍。
    “喂,老頭子我還沒睡覺呢!”老者自欺欺人,倒也有趣。
    葉笙寒接下來說的話語卻一點都不有趣:“今日我等必死,可是死也有死法,死前能夠知道奪天戰場之后變化,也算是一朝聞道,在下葉笙寒不才……”
    他突然改換坐姿,變坐為跪,一拜倒地,說道。
    “恭請諸位獻頭。”
    (本章完)

筆趣閣(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一劍畫天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xiaoshuo240.cn

福建31选7第1210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