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從山寨npc到大BOSS > 第四百九十九章 數量太少了(6000字 98/382 求訂閱求月票)

從山寨npc到大BOSS由筆趣閣(m.xiaoshuo240.cn)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走到自己的庭院里面。
    秦書劍率先坐下,然后看向一旁站著的寧烜,說道:“不用拘謹,坐吧。”
    “額,謝宗主!”
    寧烜怔了一下,但很快就回過神來,然后有些拘謹的坐了下去。
    庭院內的一切看似平凡。
    但給他的感覺卻很是不同。
    不說別的。
    單單是周圍彌漫的空氣,呼吸一口進去,都感覺身體內的毛孔都沒打開,就連疲乏都消散一空。
    坐下后,寧烜身體也仍然繃緊,雖然他盡量讓自己平靜,可是從神態上仍然可以看出緊張的情緒。
    對此。
    秦書劍也不再這上面多說。
    只見他的視線落在寧烜的身上,對方的一切都暴露在了視線當中。
    經脈郁結。
    根骨定型。
    經脈當中還有煞氣潛藏,似乎便是天生如此。
    看到這里。
    秦書劍面色也浮現出一抹驚訝。
    “天生擁有煞氣?”
    “這莫非就是宮明澤那老家伙所說的特殊體質。”
    隨后,他又是里里外外將寧烜觀察了幾遍。
    發現對方身體除了這一點比較奇特之外,就沒有別的了。
    煞氣潛藏于體內。
    短時間內還看不出什么。
    可隨著年紀越來越大,煞氣爆發出來的話,寧烜不死也殘。
    不過這些問題對于秦書劍來說,不是什么大問題。
    煞氣天生。
    根源存在于體內。
    只要想辦法拔除就是了。
    心中涌起想法,他明面上則神色沒什么變化。
    給自己斟了一杯茶水,微抿一口后,淡笑說道:“這邊有些開水,你若是想喝就自己倒,我這靈茶修士能喝,凡人卻是喝不了。”
    靈氣內有充裕的靈氣。
    像寧烜這種經脈郁結的人喝下去,說是七竅流血都是輕的。
    嚴重的話,說不定身體都直接爆開了。
    “不,不用了。”
    寧烜說話有些結巴。
    秦書劍也不勉強,接著說道:“你將當初我給的令牌拿出來吧。”
    聞言。
    寧烜從懷中取出一個布包,隨后小心翼翼的將布包打開,露出了里面所包藏的令牌。
    “請宗主過目。”
    說話間,他雙手將令牌遞了過去。
    秦書劍意念一動,令牌自寧烜手中飛起,然后落入了他的手上。
    下一秒。
    令牌消失不見。
    “你既然如約到了這里,那么便是我宗弟子,我會給你爭取到一個踏足修行的機會,你若是能夠一年內突破真武,且在明年的弟子大比上奪得第一的名次的話,我便收你為徒。
    如若不能,那你依舊是我宗弟子。
    只是日后能夠走多遠,就全看你個人,與我無關。”
    秦書劍沉聲說道。
    一年突破真武,是看對方洗髓伐骨后,資質有沒有達到上上等的要求。
    要是的確不堪造就,那他也不會過多理會。
    畢竟自己堂堂天人,要收弟子的話,那也必須是天才妖孽才行,不然就是丟了自己的臉面。
    至于弟子大比第一,則是考驗對方的實力。
    一個空有境界的花架子,也是沒有大用。
    秦書劍收徒唯有三個條件。
    一個是氣運深厚,不然出個門摔一跤就死了,純粹是惡心至極。
    一個則是根骨資質不差,否則一個真武境蹉跎個一百幾十年,哪怕能真武斬神武,也沒有什么用處。
    畢竟真武境壽元就一百多年,那么你厲害的上天,壽元大限一到,該死還是得死。
    他可不想收個弟子,沒活幾年就涼了。
    至于第三點也很簡單。
    天才不說越階挑戰,但至少不要被人越階挑戰了。
    辛辛苦苦修煉到靈武神武,結果卻被一個真武給斬了,那可就是天大的笑話。
    哪怕不被真武所斬,被低于自己境界的人殺了,丟的也是他秦宗主的臉面。
    所以。
    三者缺一不可。
    元宗里面的人,幾乎沒有符合三個條件的。
    要么戰力很高,資質一般,注定日后沒什么希望突破天人。
    要么資質挺高,但戰力實在是很渣,心性也不怎么過關,日后也是虛有其表的貨色。
    要么就是兩者都不錯,但氣運屬實太差的。
    總之什么樣的人都有。
    但是要想三者皆有的,那就是一個都沒有。
    如今在秦書劍的眼中,寧烜已經達成了第一個要求,氣運足夠的濃厚。
    剩下的兩個,就全看對方的造化。
    寧烜神色鄭重,恭聲回道:“宗主放心,弟子定然竭盡全力,不會讓您失望。”
    拜師秦書劍。
    這是他知道對方身份后,最大的目標。
    哪怕他沒有踏足修行界,可從宮明澤口中也能知道,對方乃是比之宮明澤更大強大的存在。
    至于宮明澤有多強。
    反正一路上走來,任何的麻煩在對方面前,都是揮揮手就解決了。
    實力之強。
    實屬生平僅見。
    “嗯,你先下去休息一下吧,我宗自有規矩,任何人初入宗門,都只能從外門弟子開始。”末了,秦書劍說了一句,就直接動手趕人。
    對此。
    寧烜當即起身,躬身說道:“弟子先行告退。”
    隨后他便轉身離開了庭院。
    剛剛走出去時,一個中年男子便是等候在了那里。
    “你便是這次新來的外門弟子吧,我名為賈何,目前乃是內門執事。”說話間,賈何向著前面走去:“跟我來吧!”
    “是。”
    根據秦書劍的吩咐。
    賈何帶著寧烜向著外門弟子所在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
    賈何也在默默觀察對方。
    眼前的寧烜看著便是一介凡俗,衣衫穿著倒是次要,問題是對方根骨成型經脈郁結,這些事情只要是有些眼力的人,都能看的出來。
    這樣的普通人,外面是一抓一大把。
    他不明白為什么寧烜,偏偏能夠得到秦書劍的看重。
    只是不明白不要緊。
    只需要知道對方乃是宗主看重的人就行了,日后客氣一些,終歸不會出錯。
    想到這里。
    賈何笑道:“還不知道小兄弟怎么稱呼?”
    “小子名為寧烜。”
    “寧烜,名字倒是不錯,日后若是在外門遇到什么麻煩,可以隨時前來找我,能幫上忙的,我也會盡力幫你一下。”
    賈何說道。
    寧烜聞言,面色感激的回道:“多謝賈執事,日后小子若有成就,必然不會忘了您。”
    “哈哈,這是哪里話,說這些可就見外了。”
    賈何心情大好。
    他所需要的,不就是這個嗎?
    哪怕這只是寧烜的隨口一句,但日后真的到了那一步,還是有幾分情面可講。
    只是——
    寧烜到底有沒有希望被秦書劍收徒,這還是一個未知的事情。
    若對方是被秦書劍收為徒弟的話,又怎會從外門弟子開始。
    在賈何想來,這應該是一種考驗才是。
    “說實話,如今宗門招收弟子的標準,都是十六歲以下,像寧小兄弟這樣年紀的,倒是有些少見了。”
    說到這,賈何嘆息一聲。
    “畢竟一旦超過這個年紀,根骨定型,一些經脈也會逐漸閉合,日后就算踏足修行,也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去重新梳理打通。
    人生不過寥寥百載,又哪有那么多的時間去消耗。”
    說完。
    他便是注意著寧烜的神色。
    不過讓賈何失望的是,寧烜神色由始至終都變化不大,也絲毫沒有因為自己一番話,而露出恐慌的情緒。
    一時間。
    他心中又多了一些猜測。
    接下來。
    賈何也沒有說太多的欲望,按照秦書劍的吩咐,將寧烜帶到外門弟子所在的地方住下后,給管理的外門執事交代一下,就轉身離去。
    另一邊。
    秦書劍則是仍然坐在那里,有一杯沒一杯的喝著。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喝的是酒不是茶。
    喝完后。
    他砸吧了一下嘴,有點不是很得勁的感覺。
    按道理來說,桂花樹所結出的桂花等階已經不低,蘊含的靈氣也是不少。
    可在秦書劍喝來,一開始那股新鮮感已經沒有了,時間一久反倒是有些跟喝白開水沒什么區別。
    他知道。
    這不是靈茶等階掉了,而是自己的修為越來越高。
    以眼下靈茶里面所蘊含的些許靈氣,已是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除非——更高階的靈茶才行。
    看了眼桂花樹。
    秦書劍搖了搖頭,要想得到更高階的靈茶,那就必須眼前的桂花樹再一次做出突破。
    但草木精靈,修行最是緩慢不過。
    這次寥寥數年時間,成長到這一步,已是不容易。
    要想在原有基礎上更進一步,哪怕需要的時間再短,也不是當下就能完成的。
    翌日。
    涼山城中。
    蕭鴻得到元宗的傳訊后,就立刻趕了過去。
    說起來他不是第一次來涼山,算得上是元宗的常客。
    所以剛一上來涼山。
    蕭鴻便是輕車熟路的向著元宗內走去。
    半途中,正好遇到前來接他的牛峰。
    看到蕭鴻。
    牛峰笑道:“蕭管事來的正好,宗主此刻已經在承武殿等著了,快快隨我一同前往。”
    “牛長老還請頭前帶路。”
    “請!”
    “請!”
    ……
    牛峰跟蕭鴻兩人一前一后,向著承武殿所在走去。
    在宗門里面雖說不能御空騰飛,但以兩人的修為,也能做到的簡略版的縮地成寸。
    幾乎沒用什么時間,就已經來到了承武殿前。
    牛峰當前一步走了進去,看到主位的秦書劍,拱手說道:“宗主,北云侯府管事蕭鴻已經在殿外等候。”
    “讓他進來吧。”
    秦書劍淡淡說道。
    早在蕭鴻進入元宗范圍,就被他給感知到了。
    天人大修。
    哪怕不需要刻意去擴散神念,也能感知方圓百里的一舉一動。
    只是很多時候。
    秦書劍都會屏蔽掉自己的感知。
    畢竟有些事情知道的太多,也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
    但有的時候感知自己溢散出去,那就溢散出去了,他也懶得理會。
    牛峰依言退下。
    很快。
    蕭鴻便是走了進來,剛一看到秦書劍,便是立刻躬身行禮:“蕭鴻,見過秦宗主!”
    “蕭管事不必多禮,請坐吧。”
    “謝秦宗主!”
    蕭鴻態度恭敬,在一邊的位置上坐下。
    雖說他跟秦書劍也有一些交情,但交情歸交情,禮節歸禮節,兩者不可混為一談。
    更何況。
    以前的秦書劍還沒有突破天人,他以北云侯府管事的身份,還能夠跟其平輩論交。
    可隨著對方突破天人。
    蕭鴻也不敢這么托大。
    他背靠北云侯府,也勉強算是朝廷的人。
    朝廷的人身份雖高,但對于禮節也最是看重。
    對于這些事情,秦書劍倒是有些不置可否。
    禮節這東西。
    他不是很看重。
    只要拳頭夠大,哪怕處處失禮,又有誰敢多言半句。
    “蕭管事這次前來,是為了什么事情?”
    秦書劍也沒有糾結太多,直接切入正題。
    聞言。
    蕭鴻拱手說道:“老朽這次前來,乃是應了北云侯之命,特來請秦宗主出手相助。”
    果然!
    秦書劍心中暗道了一聲。
    他就知道蕭鴻來這里,肯定是北云侯有事找自己。
    而能夠讓北云侯找自己的,不用說,百分百不會是什么好事,而且也不會是輕松的事。
    畢竟要一位大能開口,又怎會輕松的了。
    心中有想法,秦書劍神色倒是平靜,問道:“什么事?”
    “秦宗主應該知道,如今北云府中凡域以及真域里面封印的邪魔,已經被斬殺殆盡,可靈域以及大域里面,還存在一部分的邪魔。
    如今朝廷準備一年后打破天地禁制,到時候銜接三大部洲,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么。
    如今封印邪魔看似穩固,他日也許就是禍患的根源。”
    蕭鴻神色肅穆,鄭重說道。
    “侯爺的意思,是希望在朝廷打破天地禁制之前,將北云府所有的隱患都給清除,這樣一來,哪怕到時候會發生什么突發狀況,我北云府也能全力應對。”
    “北云侯是希望我出手斬殺邪魔?”
    秦書劍眉頭一挑。
    斬殺靈域大域的邪魔?
    這開什么玩笑。
    不知道他才天人一重,萬一放幾個入圣級別的邪魔出來,那北云府還不亂套了。
    就算不是入圣級別的邪魔。
    可就算是超凡層次的,對方若是一心想走,自己也未必攔得住。
    所以在聽聞蕭鴻的話后,秦書劍腦海中第一時間便出現了一個念頭。
    北云侯還真看得起我。
    一邊的蕭鴻聞言,連忙解釋道:“秦宗主不要誤會,這次斬殺邪魔非是您一人出手,侯爺也會一同出手,保證萬無一失,將邪魔徹底鏟除。”
    “若是這樣的話,以北云侯一人的實力,就足以橫掃北云府內的邪魔了吧。”
    秦書劍淡笑道。
    蕭鴻說道:“天人的事情老朽也知道的不多,這次我也不過是應侯爺的吩咐而來,具體的事情,只怕秦宗主還要前往宗陽城一趟才行。”
    見此。
    秦書劍也沒有立刻回答。
    在他看來,北云侯乃是大能,不管能不能殺邪魔,也不可能需要自己一個天人一重幫忙。
    說句直白的話。
    大能可以對付的強者,多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不少。
    要想憑借他扭轉局面,那還是差了一點。
    “這么說來的話,北云侯應該是想要借助我的陣法了。”
    “難道是他有把握斬殺邪魔,卻沒有把握阻止邪魔逃走,所以想要邀我一起,借用大陣阻攔邪魔遁逃?”
    腦海中涌現出幾個想法。
    在秦書劍看來,應該是八九不離十。
    說實話。
    這個事情他不是很想接。
    因為跟北云侯一起出手,自己沒有機會用破妄紅蓮吞噬邪魔。
    歸元祖典的這個手段,暫時還不能暴露出來。
    如果只是斬殺邪魔還好,頂多算是多了一個對付魔淵的手段。
    可那種將對方煉化后,直接汲取能量,若是流傳了出去,肯定會引起軒然大波。
    而且。
    秦書劍也不敢肯定,在這種誘惑面前,北云侯會不會心動。
    甚至于消息流傳出去后,人皇會不會心動。
    換做自己是這些人的話,在知道有這樣一門功法的存在,十有八九都是會心動的。
    用這些東西去考驗人心。
    說實在話,秦書劍沒有任何把握,也沒有這個想法。
    萬一自己玩脫了。
    天下之大,未必就有自己的容身之所。
    有心想要拒絕北云侯,可想到自己之前也欠了北云侯府一些人情。
    后面雖說幫北云府斬殺了不少邪魔。
    可北云侯府也不是一點報酬都沒給。
    關鍵的是,自己也在這里面得到了不少的利益。
    所以。
    之前的事情只能算是交易,不算是還人情。
    一念及此。
    秦書劍說道:“不知北云侯打算什么時候動手?”
    “打破天地禁制之前,需要將北云府內所有的邪魔殺絕。”
    “如今北云府內,還有多少邪魔存在?”
    “二十頭邪魔!”
    蕭鴻略微沉吟了一下,給出了一個準確的回答。
    二十頭邪魔?
    秦書劍面色驚訝,不由問道:“二十頭邪魔,這么少?”
    沒錯。
    跟真域凡域里面動輒上百頭邪魔來比,所有靈域大域加起來才二十頭邪魔,這個數量是真的太少了。
    他以為北云府內,現在最少還封印著上百頭邪魔才是。
    現在聽蕭鴻說來,才發現北云府內的邪魔不多了。
    蕭鴻聞言,哭笑不得說道:“秦宗主有所不知,現在所擁有的靈域以及大域,都是經過數千數萬年衍生而成,一開始可能封印了不少的邪魔。
    但現在經過這么多年,封印該破碎的破碎,邪魔該出世的出世。
    到得現在,北云府內剩下的二十頭邪魔,還是因為其他地域晉升融合才出現的。
    不然的話,可能是一頭邪魔都沒有。”
    聽對方這么說。
    秦書劍倒是明白了過來。
    涼山靈域晉升的太快,導致他陷入了一個思維誤區。
    正常情況下,要想一個地域晉升到靈域級別,至少也要幾千年的時間沉淀,甚至于上萬年都是輕的。
    至于晉升大域,那就更不用說了。
    陣道宗師的陣法可以保存多久?
    理論上來說,只要天地靈氣不絕,可以一直的保存下去,哪怕一萬年、十萬年都一樣。
    可真實情況卻不是這樣。
    外來的因素暫且不說,單說是封印陣法,底下的邪魔時刻都在沖擊封印,時日一久,陣法肯定會造成缺失錯漏。
    原本能夠永恒存在的陣法,在這種情況下能保留個幾百年,已經是一件幸事。
    這種情況下。
    要么派遣陣道宗師修補陣法,要么就任由陣法破碎。
    像其他靈域大域歷史久遠,其中封印的邪魔也不可能一直存在。
    那些封印的陣法,也早就已經破碎了。
    如此一來。
    秦書劍又是推翻了自己原先的設想。
    他以為大昭里面封印的邪魔總數,至少也在一萬左右。
    可現在看來,這個數還得打個對折才行。
    “這樣吧,秦某近來還有一些事情,一個月后我會親自前往宗陽城。”秦書劍思量了一下,給出了一個回復。
    二十頭邪魔。
    以北云侯的實力,一個個斬殺的話,也要不了太長的時間。
    這一個月時間,他也不是真的有事情要做。
    只是這段時間太累,純粹想休息一下。
    聞言。
    蕭鴻暗自估算了一下,隨后點頭道:“秦宗主的話,老朽一定帶到,到時候我便在宗陽城中,恭候秦宗主的到來。”
    “好。”
    秦書劍點了下頭。
    沒多久。
    蕭鴻便是起身告辭。
    在對方離去的時候,秦書劍動用了一下法眼,窺探了一下對方的屬性。
    正要邁出承武殿的蕭鴻,這時候身體卻是一僵。
    剛剛那一瞬間。
    他好像感受到了可怕的目光,將自己給洞悉的透徹。
    可這種感覺來的快,去的也快。
    回頭看了一眼秦書劍,發現對方仍然坐在那里不動,蕭鴻見此也只好壓下心頭的疑惑。
    再次拱了下手,他就跨步走出了承武殿。
    剛出承武殿。
    牛峰便是迎面而來,將對方送離了涼山。
    大殿內。
    秦書劍回想著剛剛看到的屬性,面上也是露出些耐人尋味的笑容。
    神武十重!
    巔峰境界!
    他一直以為蕭鴻不過是神武初中期的樣子。
    畢竟這位北云侯府的老管家,給人的威脅不大。
    可現在用法眼看過去的時候,才發現對方已經處于神武巔峰,隨時都要突破天人。
    “可惜,要想破境談何容易。”
    秦書劍搖了搖頭。
    跟殷半城以及方星闌一樣。
    此時的蕭鴻境界到了,可一身氣血也逐漸衰敗。
    日后能否突破,還是一個未知的事情。

筆趣閣(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從山寨npc到大BOSS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xiaoshuo240.cn

福建31选7第12109期 腾讯分分彩一码不定位 极速赛车必中规律 安徽快三开奖公告 山东福利彩票app 双色球2020017开奖结果 东风科技股票行情 怎么分析快三走势图 国内十大彩票平台排名 11219排列3预测 股票 内蒙古快3和值振幅走势图 北京11选五中奖规则 中原内配资金流向 快乐双彩走势图带连线图 上海11选5推荐号码理计划 湖北快三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