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詭異入侵 > 第0136章 人人覺醒,一個都不掉隊?

詭異入侵由筆趣閣(m.xiaoshuo240.cn)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一行六人來到大兵菜館,找了個相對安靜的位置。
現在離飯點還早,菜館里倒還沒有太多人,不至于很吵。
李玥還是習慣性選了一個角落的位置,心事重重地坐下來。
她此刻心懷內疚,莫名其妙就被人找上門,莫名其妙就害得幾個同學跟那些混子打了一架。
她只是習慣了小透明的角色,并不是真傻。
這一架現在看上去是贏了,可明顯是結下了恩怨,后患很大。她心里自然是萬分過意不去。
“謝謝你們……我連累你們了。”李玥眼圈有些紅。
茅豆豆卻沒心沒肺:“謝什么?大家都是兄弟,兄弟之間不就應該兩肋插刀么?”
兄弟?
童迪腦袋撇過去嘴巴都笑歪了。
江躍也不禁搖頭,這廝真是實力單身,萬年鋼鐵直男啊。
跟女同學稱兄道弟,也只有茅豆豆了。
韓晶晶卻道:“我倒覺得,謝一下是應該的。茅豆豆,你如果知道鄧家有多大能量,恐怕就不會這么無知無畏了。”
茅豆豆還是一臉無所謂:“我管他多大能量,我就這一百多斤了。我算是看出來了,世界格局大變異,誰都保不齊哪天就不在了。鄧家又怎么樣?他們真要放下身段對付我,大不了跟他們拼了唄。”
“拼?你怎么拼?”韓晶晶撇撇嘴,對茅豆豆這種明顯莽夫的思維很是有些不以為然。
“我就一條命,拼掉一個就不賠本,拼掉兩個就賺了。萬一拼到百八十個,說不定反而拼出一條血路了。我聽說過一句老話,說是匹夫一怒,血濺五步。還有一句:殺一人為罪,屠十萬為雄。”
“你這腦袋一天到晚就只有打打殺殺這點東西嗎?”韓晶晶瞥了瞥江躍,“你天天喊江躍老大,就沒從你老大身上學點東西?”
“我喊老大,是因為我敬佩他的為人和實力。個性是爹媽生來給我的,學不來。每個人不同,學別人肯定會學個四不像。做自己才是王道。”
“好!”江躍大贊,“豆豆,看不出來,我認識你這么多年,就屬這番話最有道理。”
“不是吧?老大,我每天說了那么多內涵豐富的話,難道你都不記得了?”
“可能是你說騷話太多,班長只記得那些騷話了。”童迪一旁幸災樂禍道。
茅豆豆呵斥道:“別胡說,我沒有。我是正經人。你才成天說騷話。你這個死肥肥,當初還意淫人家晶晶暗戀你,要向你表白,哈哈哈……”
除了茅豆豆的尬笑之外,全場頓時冷場了。
韓晶晶俏臉一板:“死豆豆,果然狗嘴吐不出象牙,不會說少說兩句,沒人當你是啞巴。”
茅豆豆不但不怕,反而夸張叫道:“晶晶,你竟然臉紅了。你不會真看上肥肥吧?”
“茅豆豆,你知道為什么你一直單身嗎?”韓晶晶居然不怒,一撩額前的劉海,笑嘻嘻問道。
“?”
“因為,但凡女孩子不喜歡的,討厭的一切條件,你都能完美地滿足。”韓晶晶殺人誅心。
茅豆豆頓時跟霜打的茄子似的,蔫了。忍不住開始懷疑人生。
我真有那么差?女孩子真的都討厭我?
江躍只是微笑,這倆家伙斗嘴,他可不想參與。童迪則是幸災樂禍,笑得嘴都合不攏。
茅豆豆啊,茅豆豆。
你也有今天。
平時跟我老童磨嘴皮子不是很牛嗎?還得韓晶晶能治你啊!
忽然角落里的李玥開口了。
“茅豆豆,其實……你身上優點很多的。”
What?
萬年小透明竟然開口了。
茅豆豆本來一臉沮喪,李玥這一番話,無疑是一針強心劑,讓他自我懷疑的認知中,產生了一些希望。
“真的嗎?小玥玥,你說的是真話?”茅豆豆激動問道。
“真的。”李玥很認真地點點頭,雖然聲音很細,但態度卻非常認真,清澈的眼神中滿是誠懇。
茅豆豆頓時樂了:“我就知道,晶晶就是故意打擊報復我,把我說得那么不堪。我茅豆豆天生不凡,絕不會被這種小小打擊難倒的。還是小玥玥慧眼識珠,能看到我身上那么多的閃光點。”
“呵呵,李玥人家那是客氣話。”
“不……不是客氣話。”李玥急忙解釋。
“那就是剛才茅豆豆你們幫李玥解圍了,她心里感激,所以說兩句好話你聽聽。”
李玥臉更紅了,有些窘迫地搖頭。
“不是的,茅豆豆身上很多品質,值得我學習。”李玥這回沒有躲閃韓晶晶的眼光,而是認真地直視韓晶晶,不被她極富侵略性的眼神干擾。
茅豆豆一拍桌子:“看看,這才是群眾眼里真實的評價!晶晶,你打擊報復是徒勞滴!”
“呵呵,茅豆豆,你這個人最大的有點就是自我感覺良好。”
“李玥,那你說說,他身上有什么所謂的品質?”
李玥中學六年,任何一天,都沒說過這么多話。
不過這次,她好像鐵了心敞開心扉。
“他為人直爽,仗義,耿直,沒有那么多小心思。”
“還有他天生樂觀,信念很堅定,從來不會為一些小困難小麻煩愁眉苦臉。”
李玥每多說一句,茅豆豆的胸膛就挺直一分,臉上的笑容就多一分。到最后已經笑得合不攏嘴。
也不知道李玥是不是故意跟韓晶晶抬杠,總而言之,一向沉默寡言的小透明,這次居然很較真。
便是江躍都有些意外。
不過,總體來說,江躍還是很認可李玥的看法。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優點,茅豆豆身上,的確有這些優點是很多人都不具備的。
這個世界,從來不缺見風使舵的人,從不缺立場不堅定的人。
而茅豆豆,看似瘋瘋癲癲,主意卻是極正的。他認可一個人,會死心塌地信任你,追隨你,絕不會三心二意。
單就這份耿直,已經足以秒殺這個世界七八成的人。
眼見韓晶晶的表情有點不悅,江躍也猜到,這兩個女孩子大約是較上勁了。急忙出來滅火。
“好了好了,玩笑到此為止,點菜吧。”
韓晶晶似乎有些賭氣,拿起菜單,刷刷刷,看到什么貴,就往上面打鉤,一口氣點了十幾個,還有點不解氣,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茅豆豆和童迪都看得目瞪口呆。
李玥嘴唇動了動,想說什么,但眼角瞥見江躍似乎對她輕輕搖頭,她便神色如常,不再說什么了。
心中卻是大大的不以為然。
幾個人吃飯而已,一口氣點那么多菜,肯定吃不完。這不是糟踐糧食,浪費錢嗎?
從小到大,李玥的日子過得異常清苦。
長這么大,在外面飯館吃飯的次數,都不超過三次。
哪怕這僅有的兩次經歷,也是吃得相當樸素。想到這里,李玥不由得心里一陣難受。
想起了遠在家鄉的父親。
他都快五十歲了,也就陪女兒進城的時候,上過僅有的兩回菜館。
他甚至都不懂怎么點菜,甚至有些菜看都看不懂。
在星城,他是那么笨拙,那么拘束,那么惶恐不安。
所以,他寧愿在家鄉,用他勤勞的雙手,在莊稼里刨食。每年農閑時,又四處找一些零工。
順便還搞了一些養殖,山上飛的,地上走的,水里游的,就沒有父親沒嘗試過的。
他都恨不得將一天二十四小時都用在勞作上。
記憶中,父親好像是永遠不知疲倦,永遠不知道休息的永動機。
即便如此,每年所得的酬勞,依然有限,僅僅是勉強夠一家人的生計,夠母親的花度而已。
記得有一次,父親怕她在學校受苦,偷偷跑到學校塞了三百塊錢給她,這是父親打零工,每天攢一點,每天攢一點,攢了兩三個月才攢足的。父親為了省車費,竟是徒步走了幾十公里來到星城。
可憐父親如此節儉,如此勤勞。
記憶中母親總還是永遠追在他屁股后面抱怨,抱怨他賺的少,抱怨他老實木訥不懂女人的心思,抱怨他沒出息,抱怨跟了他一輩子沒過上好日子……
所以,李玥關于家的記憶,一半是噩夢,卻還有一半是溫馨。
正因為從小日子過得清苦,所以李玥對韓晶晶一口氣點那么多菜的舉動,多少有些難以理解。
韓晶晶總算勾完了,也不給茅豆豆他們機會,直接招呼服務員。
“照著上面打鉤的上。”
這種小菜館,所謂的服務員也都是老板的家人。來來往往的客人,基本都是熟悉的學生面孔。
見這個渾身上下氣質超凡的女孩子,差點把菜單都勾滿了,不由得咋舌。
好家伙,點這么多,吃得完么?
“不好意思,你們總共幾位?”
“就這些人。”江躍笑呵呵道,“你也別問了,照著上吧。一次上不完,吃完一道再上另一道。”
“聽到了嗎?這是老板,九位數的身價,不差錢!”韓晶晶嘴角掛著促狹的笑意,看得出來,她倒也不是真生氣。
就是女孩子那點小性子還沒理順。
一口氣把菜單勾滿了,而江躍還順著她的性子照辦,她那點氣也就順得差不多了。
服務員走了之后,茅豆豆瞪著大眼睛:“老大,看來你是真發了啊?”
童迪也來了精神:“班長,你這兩三天沒來,不會是去賺外快了吧?”
在場也沒有外人,江躍笑了笑:“其實也不是去賺外快,還真是義務勞動。不過機緣巧合之下,倒是發了一筆小財。”
“聽到沒有?八位數在班長嘴里,那是發了一筆小財。”韓晶晶用筷子頭嘟了嘟桌子。
“八……八位數?”茅豆豆咋舌不已,“我滴娘誒,老大,下次有這樣的好事,記得叫上兄弟們一起發啊。”
“那也得你有本事賺這個錢啊?”韓晶晶哼聲道。
“很難嗎?”
“廢話,不難你以為八位數從天上掉下來啊!我可聽說了,這八位數還是虧待了的。實際上的價值,給九位數都不過分。”韓晶晶得意地朝江躍揚了揚下巴,“大班長,我就說你隱藏得很深吧!”
先前在教室里江躍沒承認,也沒說什么細節,那是因為教室人多,耳目眾多,江躍不想太高調。
聽韓晶晶大有揭他老底的意思,江躍不由得苦笑:“晶晶,知道你路子廣,消息多。你別光說我的事啊,有什么內幕消息,現在都沒外人,說一說唄。”
“對啊,晶晶,有內幕消息,別一個人獨享啊。”茅豆豆心大,壓根沒計較先前韓晶晶故意打擊他。
“說說?”韓晶晶傲嬌地沉吟著。
“快說快說,我給你倒水。哦,倒什么水啊,晶晶,你要喝什么飲料?還是來點啤酒?”
“喝什么啤酒啊,上白的!你還給班長省錢啊?”
茅豆豆嘿嘿一笑:“上白的?老大,你怎么說?”
“你們看著上,今天我就大方一回。”
韓晶晶一捋袖子,居然不再考慮什么淑女不淑女了:“老板,店里有沒有53度毛臺?紀念版估計你們也不會有,普通的飛天先來一箱。”
毛臺?
來一箱?
茅豆豆頓時臉色就變了。
菜單勾滿,那也不過是幾百塊的事,畢竟大兵菜館的菜價也就這么回事。
毛臺來一箱可不是鬧的,這玩意一箱可得小兩萬啊。
幾個學生仔小聚,搞這么大陣仗?
再說,這可是白的,整得完一箱嗎?
好在,這蒼蠅館子不可能有毛臺。服務員滿懷歉意地解釋。
這也難不倒韓晶晶,她拿出手機,一個電話撥出去:“德叔,我在學校外頭的一個叫大兵菜館的小館子里,你給我張羅一箱毛臺。十五分鐘內送過來。您不用結款,今天有土豪買單,你讓老板送過來就是。”
打完電話后,韓晶晶沖著江躍露出一個促狹的笑臉:“酒我點了,單還是要你買的哦?”
“好好,今天只要你們肚皮裝得下,這單我統統都買。”江躍也難得大方這么一回。
大兵菜館的服務員起初只以為他們是開玩笑。
幾個學生仔,又不是沒在這里吃過。除了那個穿著時尚貴氣的女孩子之外,其他人一看都是家境一般的。
上毛臺,竟還來真的?
現在小年輕為了泡妞,這么舍得下血本?
這一箱毛臺下來,父母又得白忙活三個月吧?
什么八位數九位數,服務員零星聽了一些,哪里會當真?只以為是學生仔之間吹牛逼。
這種一喝酒就吹牛的學生,菜館里不要見過太多哦。
有號稱家里有礦的,后來被人爆料他爹就是煤礦工人而已。
還有吹噓家里是搞房地產的,結果只是家長在工地里做小工的。
這年頭,吹牛皮誰還當真啊?
不過,顧客到底是上帝。
人家愛怎么弄,他們也管不著。
反正點了這么多菜,絕對是今天的大主顧,一桌都頂人家三四桌的消費了。酒水不酒水無所謂啦!
人家要喝毛臺,店里不是沒有嘛!
茅豆豆和童迪顯然看出來了,韓晶晶絕不是在開玩笑。
想到這一頓小聚,江躍要付小兩萬,他們心里也挺過意不去的。氣氛一時間倒是有些低沉。
“怎么?不是要聽內幕嗎?不聽了?”
“聽,聽!”茅豆豆忙道。
“那我就說幾個容易懂的內幕吧。先說一個大家最關心的:現在一些地下市場,已經有一些初階的淬體藥物,對覺醒據說效果很不錯。”
“地下市場?”茅豆豆皺眉,“哪個地下啊?是地下商場?”
童迪噗嗤一聲笑了:“你快閉嘴吧!要不說你四肢發達頭腦簡單了。這么小白的問題都好意思問出口?”
茅豆豆不以為意:“就你會嗶嗶,難道你懂?”
“我雖然不懂什么淬體藥物,但地下市場還是懂的。小說里多了去。就是那種非官方渠道,見不得人不能露白的黑市交易。官方看不到,也就征不了稅。”
“征不了稅那不是好事?可以便宜不少吧?”
“切!你只看到便宜,相應的風險你想過沒有?萬一是假貨呢?萬一有負面作用后遺癥呢?”
還別說,童迪的考慮倒是比較周全,這小說也不是白看的。
“你們兩個都閉嘴,還想不想聽了?”韓晶晶不爽了。
本姑娘難得心情這么好,跟你們透露點內幕,你們還杠上了?掃不掃興?
江躍卻忽然問:“這東西,就算是地下市場,應該也不便宜吧?”
“那是真不便宜。100毫升,十萬吧。一個周期至少得1000毫升。那就是小百萬吧!”
茅豆豆和童迪頓時傻眼。
這個價格,基本就等于宣告這淬體藥物跟他們無緣了。
“據我所知,咱們學校,甚至咱們班,有好些家境好的同學,已經偷偷在黑市里運作了。所以,這第二次體測,一定會有更多覺醒者冒出來。大章國高層的終極目標你們知道是什么嗎?”
“什么?”
“人人覺醒!變異時代,一個都不掉隊。”韓晶晶道。
這個口號很鼓動人心。
不過口號只能是口號。
如果時間夠長,江躍也相信,終究會是人人覺醒。只不過是覺醒程度高和低的區別。
但是,到底有多少人活不到那一刻?
退一步說,所有人都熬到了那時候,人人覺醒后,覺醒者的含金量還剩多少?到那時候,覺醒者又值什么?..

筆趣閣(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詭異入侵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xiaoshuo240.cn

福建31选7第12109期 吉林快3一定牛今日推荐 4周峰l配资 今晚福彩3d开奖结果 江苏11选5出号规律 股票融资的方法和步骤 最新排列五奖表图 福建十一选五助手下载 福彩甘肃快三今天开奖 七星彩开奖彩安卓版 股票配资在线就找卓信宝配资 中彩网快乐双彩走势图 定投股票推荐 最新赌博的网址大全 宁夏11选5走势图爱乐彩 陕西ll选五开奖结果 双人急速赛车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