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白云殿內長生人 > 第二百六十六章 表姐罩你啊(二更)

白云殿內長生人由筆趣閣(m.xiaoshuo240.cn)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張寧雖醒悟,但前言既出。燕紫云又是機靈的人兒,便知張寧這是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是吃驚不已。
    不過燕紫云沒有先細說,而是拉著張寧的手,來到了三才四極陣內。對好奇的王師姐等人,得意洋洋道:“這是我家獨苗,趙寧。”
    “張寧。”張寧不得不開口糾正。
    “我趙氏便剩下你一個男丁了。你得考慮一下趙氏。不然姓張,也姓趙如何?生了兒子,一個姓趙,一個姓張。”燕紫云殷勤道。
    張寧只是蹙眉不語。
    燕紫云胡說八道一通之后,便正式介紹張寧,開口這是我家表弟,英俊非凡,才力絕人。
    又介紹四位師姐給張寧認識。
    那王師姐名叫王元光,主持陣法的師姐叫李牡丹,剩下兩位師姐一個叫陳紅玉,一個叫錢素素。
    “我天定宗,乃是諸天大宗,在許多地方都有傳承。”介紹完師姐們,燕紫云又有些自得,隨即好奇道:“表弟,你在什么地方落腳,竟不知道這是個什么地方,便稀里糊涂來了?”
    天定宗四個師姐至此便放松了不少警惕,但仍然或多或少關注張寧,卻都并非是嬌花,出門在外,基本警惕心還是有的。
    張寧也不在意,只是作答道:“卻是去了風月世界,投奔李元霸。落腳在一座村莊內。”
    燕紫云卻是挺過李元霸的大名的,事實上只要關注過張寧,便知道張寧有一個失蹤多年的好朋友,叫做李元霸。
    至于風月世界,卻是沒聽說過,畢竟諸天太大,諸天名目多如牛毛,沒聽說過很正常。
    但燕紫云聽張寧在一座村莊內落腳,卻是頗為關心,說道:“那李元霸混的也不怎樣嘛。竟然帶你在一處村莊內落腳?難道是在村莊內耕田不成?雖說你我都剛出大齊,修為低微。但我天資不錯,你天資更應該在我之上。何苦在村莊內廝混?這般吧。你就隨我往天定宗,雖然天定宗極少男子,但換句話來說,每一個男師兄弟都是寶貝。表弟你如此英俊,必受師姐妹們的喜愛。到時候選個三五個,好為我們趙家傳承血脈。”
    這前半句還算正經,說到后來卻是頗顯女流氓習性。那王師姐王元光實在聽不下去,拍了一下燕紫云的頭,燕紫云回過頭燦燦一笑。
    張寧則是很無奈,說道:“不勞表姐惦記,我有嬌妻一雙。目前秀秀正在村莊附近的庵堂內修行佛法,我卻是離不開。”
    燕紫云聞言吃驚不小,隨即喜悅道:“好啊,有嬌妻就好啊。我記得那個秀秀是你青梅竹馬吧。真好。你們可要抓緊,早生貴子。生下兒子,記得要姓趙。”
    燕紫云的四個師姐卻有兩個露出古怪之色,修行界有雙妻的人,還真是少見。
    代表著水性楊花,大豬蹄子。
    張寧再次無奈,不得不叉開話題,問道:“表姐,這到底是什么地方?我只是吃了一頓宴席,便莫名其妙的來到了這里。李元霸本坐在我身側,卻是不見了蹤影。”
    卻說張寧算得上稍冷,但是在這個瘋婆娘表姐面前,卻是冷不起來了,真的是不斷被帶偏。
    燕紫云也想起此事,抬頭看了一眼天空,說道:“這里叫做真魔界。傳聞世界始開,萬物滋生。那時候人與妖乃是同源,修的是妖元。后來閻君先得道,立下神教陰司。后來道祖得道,傳下真元,便是仙修。佛陀與魔天大圣們也相繼得道,便有了佛修與魔修。其中有一位真魔,稱作魔圣。本也有機會成就魔天大圣,但卻與一位大妖在虛空之中激戰,終于雙雙隕落,最終形成了這真魔界。魔界內有魔圣與那大妖的尸體,于魔與妖來說,頗有益處。后來這個世界為一魔宗所得,制定了七十二道竹簡,每過百年,那竹簡便會帶入門弟子入內。后來那魔宗滅亡,七十二道竹簡散落諸天。我想你參加的地方,便有人持有那竹簡,卻又不知道用處,隨身攜帶,便將你們納入了這世界之中。”
    “這真魔界之中,倒也沒有別的好處。只有魔圣尸體的頭顱內誕生的一朵純陽之花,名叫春陽,于仙修與佛修來說大有好處。那大妖的頭顱之中誕生有一朵妖花,于妖族大有好處。所以每十年,便有一次激戰。我天定宗雖然算是強宗,但也有許久沒有奪得那純陽之花了。”
    張寧聽明白了。
    原來這是一具尸體,他在尸體上行走,難怪會生出那許多魔氣,還有魔氣中的怪物,或許是那真魔死去之前的意念,所滋生出來的這些怪物。
    至于魔的頭顱中,誕生了一朵純陽之花。
    張寧稍顯驚訝,卻也并不震驚。
    卻是孤陰不生,孤陽不長。
    魔出自陰,卻非陰。
    佛出自陽,卻非陽。
    道則和合陰陽。
    魔元之中,生出一點純陽,或許便是問鼎魔界大圣的關鍵所在。
    但聽明白了之后,張寧卻還是犯愁,卻是到哪里去尋李元霸。
    而且天定宗的燕紫云等人是一起進來的,而他們卻分開了。不過也好解釋,天定宗畢竟得到竹簡多年,可能有辦法一起進來。
    而他們是倉促來到的。
    正如燕紫云所說,天定宗乃是強宗,但是已經多年沒有獲得純陽之花了。再說,就算獲得純陽之花,卻也是輪不到她這個小師妹。
    她就是進來湊熱鬧的,并不在意什么純陽之花。
    所以燕紫云便又關心起了表弟。
    一來昔日在大齊,張寧對燕紫云頗有關照,燕紫云心中記得。
    二來卻也是被張寧頗為關照,讓燕紫云耿耿于懷。
    明明我是表姐,卻厚顏無恥的叫過他表哥。實在是往事不可回首。
    于是燕紫云眼珠子一轉,伸出秀氣修長的手臂,仿佛是女流氓一般勾住了張寧的脖子,大氣道:“表弟你放心,雖然這真魔界中有頗多的風險。但是有表姐罩你,你盡管放心。那李元霸也別在意,只要還活著,我也一樣罩住。若死了就沒辦法了,死了得靠閻君罩著。”
    張寧實在無可奈何,抬眼看向燕紫云,撥開了燕紫云的手,說道:“表姐,你能不能正經一點?”
    “不能。這才是我。”燕紫云搖搖頭,很是爽快的拒絕了。
    昔日的天下第一美人,自從放飛自我之后,便在瘋婆娘這條路上越走越遠了。別說張寧受不了,便是她的師姐們也受不了的。
    天定宗的一行師姐妹五人在此布陣,乃是因為之前消耗不少,需得在此服用丹藥,補充一番真元。
    此刻師姐們補充真元完畢了,又不想聽燕紫云胡說八道。那主持陣法的李牡丹,收起了陣法,起身說道:“時間不早了,走吧。”
    “好。”王元光,陳紅玉,錢素素便也說道。隨即,天定宗的四位師姐便開始布陣,卻是那位王元光王師姐持劍走在最前方,陳紅玉,錢素素分在兩側,而李牡丹與燕紫云,還有張寧被保護在了中間。
    李牡丹乃是主持陣法之人,自然受到保護,燕紫云乃是小師妹,修為最低。至于張寧,則被燕紫云拉著,便也被保護了。
    “放心,有表姐罩你。”燕紫云一臉的自信。
    而她本人明明也是被師姐們罩著的。
    張寧也不好解釋,便也隨意了。
    不過燕紫云這四個師姐,修為確實比張寧強上許多。對付這魔氣滋生出來的怪物,都是十分輕松,游刃有余。
    張寧畢竟來到風月世界沒幾年,就算在虛天界也沒待多久,修為只是入門中的入門。
    張寧唯一比她們強的是,便是可以轉化魔氣為己用,可以不怕消耗。這些天定宗的師姐們不行,卻是每過一段時間,便要坐下來吞服丹藥,補充一下真元。
    每當這時,那位李牡丹師姐便要祭出三才四極陣,進行防御。
    張寧也真是被燕紫云一路罩著,向著那頭顱而去。而按照燕紫云的說法,她們現在是在那尊真魔的背脊上,距離頭顱還有一段距離。
    每當祭出三才四極陣的時候,燕紫云便要勾搭張寧一番,很有欲望的談天說地。
    真的,若是讓當初在大齊世界仰慕她的人再見她,必然會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雖然人還是那人,但是脾氣語氣改變太多了。
    而正如燕紫云所說,這才是她,往常只是偽裝罷了。
    “表弟。真的呀。趁著這個機會,跟我一起返回天定宗,你加入天定宗吧。只要加入天定宗,那就吃香的喝辣的。至于兩位弟妹,之后也接來天定宗便是了。雖然我不知道風月在什么地方,但天定宗內肯定有記載,往來并不會很困難。”燕紫云緊挨著張寧坐著,勾搭著張寧的肩膀,蠱惑道。
    張寧屢次拍開這作怪的咸豬手,燕紫云卻屢次勾搭上來,張寧也是皮糙肉厚,也無所謂了。
    他將刀插回刀鞘之中,說道:“表姐,我對加入天定宗真的沒興趣。對我來說,法門不需要太高深,入門便成了。在什么地方修行無所謂,只要有秀秀,驃騎在我身邊便可以了。”
    燕紫云卻是不會理解張寧的,畢竟她所知的表弟,實在是太片面了。
    法門不是越高深越好嗎?
    師門不是越強橫越好嗎?
    “真是奇怪的表弟。”燕紫云悻悻道。
    然后燕紫云便又熱情的與張寧一起閑聊,主要是她說,張寧聽著。而四位天定宗的師姐,則各自調息。
    這種情況很正常,張寧自從加入了隊伍之后,便經歷了三次,這是第四次。
    但是這一次卻出現了一定的異常。
    “吱吱吱吱!!!”便在這時,無盡的魔氣一陣翻騰。緊接著,一聲尖銳刺耳的聲音響起。
    仿佛是老鼠發出的聲音,但更加尖銳,更加的刺耳。
    而且蘊含著一股兇氣。
    “遭了。這是飛鼠。真魔界,真魔的尸體上誕生的最兇最強的怪物。”四位師姐體內真元一陣不穩,紛紛睜開了眼睛。
    王元光師姐臉色難看道。
    天定宗這一行五人,除了燕紫云是個垃圾之外,其余四位師姐都是極強,遇事不慌,不亂。
    而此刻紛紛變色,可見這怪物極為強大。
    燕紫云也是一陣嘀咕,拉了拉張寧的手,說道:“表弟,你躲我身后。這所謂的飛鼠,真的很厲害。真是難得一遇,竟然被我們遇上了。”
    張寧拍開了她的手,從腰間抽出了神刀。燕紫云趕緊把張寧的手強行按了回去,將即將出鞘的神刀給拍回去了。
    “別逞能。現在不是好勇斗狠的時候。你別以為你在大齊世界縱橫天下,天下無敵。我們這樣的嬌花,一口冷氣吹來就要凋謝了。還是老老實實的待著吧,有師姐們罩著,沒事的。”燕紫云拍拍自己的偉大胸懷,露出自信之色。
    燕紫云雖然胡說八道了許多,但是她交代出來的信息,卻是一點也沒錯。天定宗乃是強宗,而這四位師姐則是同輩之中的強者。
    雖說遇到了飛鼠,感懷運氣不好,也知道會有一場苦戰,但也不至于崩潰。那四位師姐,便有了舉動。
    “先以三才四極陣消耗飛鼠,然后我們再上。”那王師姐王光元鎮定了下來,指揮道。
    “是,師姐。”三位師姐齊齊說道。
    雖各個人比嬌花,一位比一位漂亮,卻也是英姿颯爽,巾幗不讓須眉。
    張寧便也是放開了握刀的刀柄,靜觀其變。
    便在這時,那飛鼠出現了。正是怪人其名,那是一頭插著翅膀的老鼠,看起來像是老鼠。
    蝙蝠一般的翅膀,一個大一個小,十分惡心。老鼠一般的身形,渾身毛發如針刺一般豎起。
    眼睛猩紅,十分詭異。
    尾巴短而小,后足健壯,前足細小。人立而起,翅膀在空中煽動,飛撲而來。
    這也是魔氣之中孕育的怪物,強大的肉體,加上四周的魔氣讓它如魚得水,吱吱叫著,很兇。
    張寧覺得憑這些師姐的修為,也只能勉強對付一頭。
    而張寧已經注意到,四周有人。
    真的有人。

筆趣閣(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白云殿內長生人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xiaoshuo240.cn

福建31选7第12109期 南洋股份东方财富股吧 七星彩开奖结果今天 河北11选5任选五遗漏 天弘增利宝是余额宝吗 福彩3D最近2000期走势图 北京赛车pk拾 河北11选5模拟选号 广西快3玩法 麻将别的玩法 pk10预测在线网页 k线图入门 票据理财平台 内蒙古快3开奖l结果028 云南快乐十分一定牛菜馆 东莞地区配资炒股 河南快三推荐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