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我一生經歷三千主角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全員從心

我一生經歷三千主角由筆趣閣(m.xiaoshuo240.cn)的書迷們免費提供分享,在線閱讀,更多好看的小說請收藏本網站


    雖然其余三人所得獵點,及不上王青和蘇凡,但是也不算少,一個頂倆毫無問題。
    四千六百二十六點。
    位列二百三十五名。
    “前三百名,均可進入第二關。
    若是有人想就此止步,也可以退出天街遺跡,直到本次天街圍獵結束,便可以按照點數從主辦方換取東西了。”
    蘇凡解釋了一句。
    他們自然是不會退出的。
    王青點點頭。
    如今離三月之期,已經只剩下幾個時辰,七十五個名次,已是足以保住晉級名額,五人也就不再去破開新的陣禁。
    這一段時間的破禁,他們雖然一直留意竅參,卻是一根也沒有發現。
    “蘇師兄,你說,當年那些攻破天街的人,是不是將竅參都取走了?這竅參,難道還有旁的用處?”
    蘇凡凝眉想了一下,言道:
    “我也是得了一樣秘法,并不知道其中詳細,當初煉神道弟子,多用竅參修煉,確實有可能還有旁的用處——而且這竅參排名頗高,一百二十四名,已經超過許多珍稀靈物。”
    王青了然:
    “所以實際上那些個圣品宗門,也明白天街存有竅參的可能性不大,即便有,也極少,不是隨意選了一處煉神道駐地,就一定能夠取到的。”
    蘇凡默然點頭。
    王青倒是并不覺得失望:
    “蘇師兄不必憂心,既然極有可能是當初攻破天街之人取走了竅參,那么今世圣品宗門成功培育了竅參的可能性,定然不小,蘇師兄只要闖過這次天街圍獵,想來換上一株竅參,也是不難。”
    幾人又聊了一陣,王青也知道了更多天街圍獵的細節。
    蘇凡突然眉頭一動,那么圍獵牌符霎時出現在掌心。
    上面彌散出一陣蒙蒙霧靄來,將五人籠在其中。
    虛空輕輕一震,王青等人就消失在這處煉神道駐地,落入一座虛空小界當中。
    牌符上也傳來第二關的任務。
    “斬殺合紋邪怪,獲取紋袋!”
    合紋邪怪?
    王·土老帽·青,只好又看向蘇凡,這位斬過不少虛空邪怪,應該知道這合紋邪怪。
    蘇凡倒是挺驚訝的。
    “這合紋邪怪極其罕見,沒想到這處小界的虛空縫隙里,竟然存有一只,也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知道的。”
    他見王青一臉傻白甜的好奇樣子,不由失笑:
    “合紋邪怪自然也是一種虛空邪怪,只是這邪怪并無其它用處,唯獨只有它腹中的紋袋,十分特異。
    這世上有且僅有兩只紋袋的紋路是一模一樣的,而且它們所屬的合紋邪怪,極有可能相隔十萬八千里,死生不復相見。”
    王青奇怪道:
    “那若是能同時得到兩只一樣的紋袋呢?”
    蘇凡想了一想:
    “我曾在典籍中看見過,遠古勾陵神朝,曾經用合紋邪怪的紋袋來放置傳位詔書,待得上一任圣皇隕滅之后,便由文武官員和皇室,共同取出另一只紋袋來,打開它,將詔書拿出來宣讀。
    據說此法,從未出過差錯。
    故而這合紋邪怪的紋袋,應當有唯一對應的特異,也就說除非得了另一只一模一樣的紋袋,那存放著東西的第一只紋袋,則永遠也無法打開。”
    究極密碼箱啊。
    王青倒是生出許多好奇來,假如他們要斬掉的這只合紋邪怪,它對應的紋袋,已經被裝了東西。那也就是說,打開那只紋袋密碼,始終不曾掌握在任何人手中。
    “刻意布置下的機緣?可是如今那紋袋,恐怕已經落入圣品宗門手中,機緣布置倒是不太成功呢。”
    王青早早將十三元嬰兒放出去探查環境。
    蘇凡也是張開虛空法目。
    溫生明頭頂一個“察”,一個“觀”,帶著隱晦的靈機波動。
    神昀又化作一張人紙,往地面上一貼。
    翠蘭,依舊在織毛衣。
    “翠蘭師姐,你這個針法卻是不夠靈動呢。”
    王青忍了許久了,終于在這個當口說了出來。
    “我看你這個毛線也是靈物,你織毛衣的時候,應當根據它靈機不同,使用不同的法力、技法,使之靈機調和,渾然一體,甚至彼此產生增幅,使毛衣生出比材料上限更可觀的威能來呀。
    而且,你這個毛衣,也不是很美觀……”
    翠蘭扭頭看著他,許久之后,眼里才陡然放出光芒來:
    “王師弟,你竟然精通此道?”
    “略有所得,不過我比較擅長紡紗織布,織毛衣倒不曾試過,不過一通百通,想來都是差不多的。”
    王青謙遜道。
    翠蘭爆發出熾烈的熱情來,從自家芥子環里頭,取出來一套極品法器的毛衣針,又要取紗線出來——她那紗線,似乎是一種植物纖維,極為堅韌,而且別有妙處。
    王青連連擺手,從自家芥子環里,取出許多元心紗線來。
    “師弟我自家有線呢。”
    翠蘭一看這頂級元心紗線,頓時眼睛發亮,連連點頭,言道:
    “這套毛衣針雖然不成法寶,但也是我之前自家使用的,如今就贈予師弟,師弟不如試試看,叫師姐看看你調和靈機的手段。不瞞師弟,師姐這些年也在嘗試這一條路子,只是極為艱難。”
    王青接過毛衣針,他雖然不曾織過毛衣,但是因為一直在看翠蘭織,已是學會好幾種針法。
    此時選了一種簡單的,先試試手。
    不過他對于紗線靈機的調和,已經到了宗師之境,連明蘭花兒一尊元嬰老祖,都不能與他相比,此時一上手,雖然還有些生疏,但已經叫翠蘭雙目異彩連連。
    “果真精妙。”
    她看了一陣,等王青織出一指寬的下擺來,才嘆息道:
    “王師弟許多手法和拿捏,如那羚羊掛角,不可捉摸,想來是天賦所在,不是說學就能學的,
    不過師弟依舊給了我許多啟發和指引,師姐在此謝過了。”
    王青連連擺手:
    “舉手之勞,翠蘭師姐不必如此。”
    蘇凡、溫生明,包括神昀,此時相互看看,望向王青的眼神就十分復雜了——他竟是依靠高人一等的織毛衣手法,獲得了翠蘭的認可。
    距他們百里之外,此時也有一伙人,人人執劍,此時也各憑手段在打探著環境。
    其中當先那人,手里托著一面寶鑒,里頭清晰映照著百里之外的光景,十分驚人。
    “他們后面那兩人,就是那個花襖村姑和那個僵尸臉,在干什么?”
    一個勁裝少年,語氣十分縹緲。
    “似乎是在交流織毛衣的心得?”
    他身旁的白衣劍士猜了一句,也是非常不可思議。
    “莫非因為這第二關有死亡率的要求,他們才這么愜意?只是一個大男人,怎么還挺會織毛衣的,這么賢惠?”
    兩人的交流,引得另一位青色道衣,面容端方的修士側目過來,也看了一陣。
    “這面無表情之人的織造手法,倒叫我想起王青師弟來了,這一回我原想著找王師弟也參與進來,只是天劍宗自有主張,可惜的很。
    以王師弟那神鬼莫測的手段,在這些陌生地界,說不定比一個結丹圓滿還得用。”
    若是王青在這里,定然一眼認出來。
    李重玄!
    自從離開凈元谷,就不曾見過面的負心薄幸李重玄。
    他身邊的,顯然就是四明山和青云派上屬的二品宗門天劍宗弟子,應該是李重玄冒頭之后,就被天劍宗選出來參與這次天街圍獵,但四品宗門弟子,卻是不入天劍宗法眼。
    王青自然也就沒機會聽聞天街圍獵之事。
    “李師弟,你覺得我們是否應當和他們匯合行事?”
    托著寶鑒的,乃是天劍宗這一代收下的天生劍體景知白,此時已經是結丹圓滿的修為,這一回領著六名天劍宗弟子和李重玄,攏共八人,參與天街圍獵。
    第一關排名七十八位,極為驚人。
    李重玄得景知白問,想了一想,點頭道:
    “第二關終究是以合作為主,合縱連橫不可避免,能早一些接觸,也多一些主動,景師兄認為呢?”
    景知白雖然天生劍體,但此時通身溫潤,并沒有逼人的鋒銳。
    “李師弟說的有理。”
    天劍宗弟子多掌劍遁之術,非常快,片刻就進入蘇凡等人的感知范圍。
    王青從毛線里抬起頭來,一眼就看到了李重玄。
    他看看李重玄,又看看蘇凡,不知為何,竟是生出一些些心虛感來。
    “莫名其妙。”
    王青搖搖頭,才去看向景知白等人。
    “天劍宗的弟子?看來天劍宗也不是不給下面人機會,只是四品宗門卻沾不上光——唉,如果當初我結丹之后,晉升上宗,說不定也有我一個名額。
    哎?我怎么這般善解人意起來?
    呸呸呸,狗艸的天劍宗,竟然無視我們這鄉下宗門,蓄意制造城鄉差距和社會矛盾,不當人子。”
    來人既然沒有遮掩,蘇凡他們自然也早早感知到,此時也看向來人。
    景知白看了一眼,最先把兩個織毛衣的給掠過,然后才把能變成人紙的變態娃娃放過……最后還是把目光放在蘇凡身上,持了個劍印,自報家門:
    “在下天劍宗景知白。”
    蘇凡也是回禮:
    “在下法域修士蘇凡,這幾位乃是蘇某的師弟妹。”
    景知白點點頭,作為天劍宗弟子,混跡仙城許久,自然明白“法域修士”這個講法,很多時候就是失了宗門的那些修行者——一般來說,這樣的修行者能夠參與天街圍獵,戰力都十分不錯。
    他屈指一彈,將一枚玉冊渡了過來,落在蘇凡掌心。
    蘇凡只是一掃,就知道這里頭是景知白等人對這處虛空小界的探索結果——景知白手上有那面寶鑒,卻是比只得虛空法目的蘇凡等人,要探索的更為全面。
    “多謝道友。”
    蘇凡也是取出一枚玉冊來,凝神片刻,才丟出去。
    這一番互換,雙方等于是表明了合作心意,也都稍稍放下一點警惕之心。
    只李重玄,看了王青好幾眼,叫他以為自己哪里露餡了。
    景知白徐徐言道:
    “蘇道友,這合紋邪怪最是喜歡暮云花,它于此界盤桓,必然是因為暮云花的緣故,我等可以先尋到暮云花,再圖斬殺之事。
    想來其它小隊也知曉此事,屆時我們聚在一處,也可商量一下,如何斬殺合紋邪怪。”
    蘇凡看了王青幾人一回,見他們都不持異議,也就點頭。
    這里頭沒什么可說的,一座小界虛空縫隙無數,誰也不知道合紋邪怪藏在哪里——甚至即便知道,一群結丹,也拿藏匿在虛空縫隙中的邪怪沒得辦法。
    只有將它們引出來,才有希望斬殺。
    拿暮云花吸引合紋邪怪,幾乎是做題時寫的那個“答”和冒號,屬于必行之舉。
    “就如景道友所言。”
    兩人說定,一共十三人,自然就各取一個方向,開始尋找起暮云花來——這些人遁速都十分了得,只是顧忌虛空縫隙,不得不壓住速度,才耽擱了許多時間。
    但是大半個月下來,還是叫蘇凡找到了暮云花。
    王青收回千足傳信,無奈地搖搖頭,他有十三元嬰兒相助,竟然也沒能找過蘇凡。
    “這是不是說明,蘇師兄的主角兒范圍,果然是比李師兄的大?”
    很快,他就自己否掉了這個想法:
    “不同的機緣分屬不同的主角,倒也不能這么武斷,罷了,還是先趕過去。”
    半路上,王青遇上同樣往回趕的李重玄。
    顯然,蘇凡傳信給了景知白,景知白也有法子給李重玄傳信。
    “李師兄。”
    王青已經想好,還是決定要“認親”,有了默契好辦事。
    李重玄見王青飛到跟前,還待開口,就見王青將天心面具收回識海,露出真容來:
    “王師弟?”
    “李師兄可是把小弟忘了?
    虧得小弟在先蠶壇中辛苦攢了些收益,還想著給你送到青云派去,卻回回都遇不上李師兄。”
    李重玄笑了一陣,才道:
    “果然是你,我就說這人怎么給我一種熟悉感,想來是你修煉《重明仁德功》的緣故。”
    王青頗為驚訝。
    《平天圣王功》,竟然可以感應到修煉《重明仁德功》的人,可是他卻不曾對李重玄生出功訣上感應來——果然是封建神朝,天子獨尊。
    看來縱使《重明五德功》聚齊,也要以《平天圣王功》為中樞,才可以召出重明神鳥圖騰來。
    “本功必須換了,誰知道大端神朝還有沒有別的余孽。
    到時候我可以拿《仁德功》把人騙過來,再偷偷拿大棒槌敲死,嘿嘿。”
    王青下了決心,不由頭疼。
    說起來容易,要找一本比《重明仁德功》更牛的,至少可以修煉到元嬰期的功訣,哪里有那么簡單——陳楓的《先天玄玄功》,都不知道夠不夠級別呢。
    不過就算夠級別也不行,《先天玄玄功》也有旁人修煉。
    最好找一門絕了戶的傳承。
    “等我查一查承天宗的秘藏,看看有沒有確鑿絕了戶的大勢力。”
    李重玄見王青一陣臉色變幻,猜到一些他的想法,不過他也不多說,王師弟若是能夠轉修其他功法,未必是件壞事,說不定能避過許多麻煩。
    只是他手上也沒有比《仁德功》更好的功訣,不然給了王青也不要緊。
    王青放下許多想法,看向李重玄:
    “自凈元谷一別,李師兄看來是突飛猛進之后,晉入天劍宗了?”
    李重玄搖頭:
    “倒是不曾,這一回天劍宗在幾家三品宗門里挑了為兄出來,算是賞下一份機緣。”
    王青了然,他和李重玄一路遁向蘇凡所在,也說定了暗中互為臂助。
    等他們到了地方,各自投向蘇凡和景知白,最先入眼來的,便是數朵金紅色的大花——花如其名,這金紅之色,像是傍晚的火燒云一般,極為熾烈。
    暮云花。
    王青的目光從暮云花上移走,才發現這一處已經有近百人了,十幾個領頭的,都頗為不凡:
    “果然都厲害的很,不知道有沒有人比蘇師兄更早發現暮云花的。”
    很快,他就知道答案了。
    有!
    一位臉型方正,長相古拙的很的男修,見王青兩人抵達,順勢開口了:
    “諸位道友,在下浮黎宗沈海同,第一個發現這暮云花。
    第二關雖然禁止殺戮,但卻不可混作一團、人人有份,這也失了四大上宗的原意。”
    王青一聽,就知道這浮黎宗,乃是一家一品宗門,僅有主辦的四家圣品宗門,能算他的上宗。
    嘶。
    這是他第一回見到一品宗門的弟子,上一回聽說,還是葉飛認識的一位四極劍窟的道友——這些一品宗門弟子,個個靈華三丈三,實在是非人。
    他也不閃避,直接打量起沈海同來。
    反正沈海同先出頭,大家都在看他,許多女弟子看的地方,比王青可大膽多了。
    “葉師兄說,一品宗門弟子,生命層次與我們已經不同,我卻是看不出什么來,還不是一個鼻子兩個眼珠,就是臉方的比較明顯,莫非是人族的進化方向,乃是方臉?
    前世的研究,似乎是說隨著體力勞動被取代,人類會因為一直從事腦力勞動,從而變成一個大頭怪,卻不曾說方臉比圓臉更有優勢呢。”
    不過從近百人都安安靜靜聽沈海同發話,還是能夠看出這位一品宗門弟子,確實叫人忌憚得很。
    沈海同見大家都在聽,才繼續言道:
    “合紋邪怪固然難殺,但也不需要上百人圍攻,依沈某看,三支小隊一同出手,已經足矣。
    本宗先取一個名額,諸位道友竟奪剩下兩個名額,到時候其余人退去,等著三月期滿離開天街遺跡就是,如何?”
    好霸道,好喜——呸。
    王青期待著有人振臂一呼,大家先把浮黎宗五個宰了再說——反正一成死亡率,也就是死上至少十個人,才有扣分,浮黎宗一共五個人,全宰了影響也不大。
    他們又不想爭第一。
    可惜,十萬將士齊卸甲,竟無一人是男兒,大家就著沈海同的提議,已經開始討論余下兩個名額怎么竟奪了。
    “幸好我們只遇上一個一品宗門小隊,浮黎宗還算比較厚道,否則只怕絲毫機會都沒有了。”
    正在渡心劫的溫生明,竟然還很是從心地慶幸道。
    王青不可思議地看了他好一會兒,才恨恨言道:
    “蘇師兄,竟奪方法,不如我們建議文比,大家斗嘴上功夫,誰先氣的遭不住,誰就輸了,怎么樣?”

筆趣閣(m.xiaoshuo240.cn)希望你喜歡書迷們第一時間分享的我一生經歷三千主角最新章節內容,如果有錯誤內容和字體歡迎點擊章節報錯!喜歡請收藏我們官網:m.xiaoshuo240.cn

福建31选7第12109期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信息 股票涨跌停 北京快3开奖图北京快3官网 腾讯分分彩任选二漏洞 12097期排列5 11选5内蒙古遗漏号查 短线股票推荐博客 北京快3走势图表基本 江西快三每天几点开始 pk10最稳的看走 甘肃11选五怎么是中奖了 理财平台排行榜 吉林快3走势图表跨度 快乐十分玩法规则 新浪股票 推广网赌赚佣金犯法吗